微信公众号
关于我们
下载中国能源APP
石油巨头至暗时刻:壳牌日均亏1亿美元,BP成亏损王! “股神”巴菲特要抄底?

中国经济周刊09-14

今年上半年,中海油是“三桶油“中唯一实现正向盈利的石油企业。

三季度还未结束,国际油价下跌趋势再现。

截至9月9日收盘当日,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报收39.78美元/桶,这是其三个月以来首次跌破40美元/桶;WTI原油期货价格报收36.76美元/桶,创6月中旬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这引发了市场对于油气业务运营利润下跌的担忧。

今年上半年,在国际油价暴跌和全球新冠疫情蔓延的双重夹击下,各油气巨头的业绩表现均不佳,成为受外部影响最大的行业领域之一。

巨亏、裁员、出售业务、倒闭,沉重的经营表现包围着整个油气领域。国内的“三桶油”,以及壳牌、BP(英国石油)、埃克森美孚、道达尔和雪佛龙等五大国际石油巨头,都承受着经营业绩同比去年大幅下滑的压力。

今年上半年,上述全球石油八巨头累积亏损超过3400亿元,埃克森美孚甚至创下成立一百多年来最差的业绩表现记录。

那么,石油企业上半年业绩为何普遍亏损?它们如何进行自救?下半年,有哪些巨头有望实现逆转?

石油巨头们的经营困境与自救办法

今年上半年,中海油是“三桶油“中唯一实现正向盈利的石油企业。

上半年,中海油实现油气销售收入663.4亿元,同比下降近三成;净利润103.8亿元,同比下降逾六成。

与中海油相比,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业绩亏损情况较为严重。上半年,中石油实现营业收入超过9200亿元,净亏损299亿元;中石化营业收入超过1万亿元,净亏损228亿元。

三者相比,油气上游业务体量最大、负担最重的中石油,由于受国际油价暴跌影响最直接,业绩表现也最为惨淡。

从目前来看,面对需求大幅减少和油价相对低迷现状,实施成本控制是石油企业“自救”的主要办法之一。中海油的重点在于控制生产成本。今年上半年,中海油的桶油主要成本同比下降了11.3%,达25.72美元/桶,创下近10年来新低。

中石油也加强了成本控制,尤其是资本性成本。今年上半年,中石油的经营支出为9350.88亿元,同比下降16.9%;资本性支出为747.61亿元,同比下降11%。

其他五大国际石油巨头业绩表现也不乐观。由于它们的油气业务往往遍布全球,所以受到全球性突发性事件的波及面更大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梳理五大国际石油巨头的一季度和二季度业绩报告发现,上半年,壳牌和BP亏损最厉害。

今年上半年,壳牌净亏损181.5亿美元,几乎平均日亏1亿美元。为此,壳牌下调第一财季股息66%,这是壳牌自二战以来首次削减股息。

同期,BP录得净亏损212.13亿美元。仅从亏损金额来看,位列八大石油巨头之首,公司债务因此达到2015年以来最高点。为此,BP对长期油价预测进行了下调修正,减记了多个项目的资产价值。

与前两家巨头相比,埃克森美孚的亏损面不大,但是一季度却是其至少32年来首个季度出现亏损情况,且由于市值缩水过千亿,最终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。

今年上半年,埃克森美孚录得净亏损16.9亿美元,其中二季度仅在上游勘探开发业务就亏损了16.51亿美元。这是埃克森美孚1882年创立以来,遭遇的最糟糕半年度亏损情况。

道达尔和雪佛龙是难得的在今年一季度中能够盈利的石油巨头,但二季度仍遭遇了大面积亏损情况。

其中道达尔一季度净利润为17.8亿美元,同比下降35%;二季度净亏损83.7亿美元,上半年共计净亏损66亿美元。雪佛龙一季度实现利润36亿美元,同比增长36%;二季度遭遇“滑铁卢”,上半年共录得净亏损 45.3亿美元,呈现30多年来的最低盈利水平。

面对如此严峻的经营情况,国际石油巨头在减少生产和资本性成本自救同时,也采取了加大资产剥离和裁员的办法来快速缓解压力。

6月29日,BP宣布将其全球化工业务以50亿美元的总价格出售给瑞士化工巨头英力士。

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则公开宣布要进行相应的裁员,埃克森美孚让在美职员 “竞争式上岗”;雪佛龙预计今年将在全球裁员10%至15%,这将成为全球疫情爆发以来石油巨头裁员举动中幅度最大的一次。

下半年,有哪些巨头有望“逆袭”?

寄希望国际油价的上涨来促进油气业务,已经不太实际。

在前两季度的业绩报告中,八个石油巨头不约而同下调了油气价格预期,大部分石油巨头表示,油价有望于2021年恢复到50-60美元/桶附近,短期内需求疲软格局仍将持续。

外力风险重重,石油巨头们实现逆转只能靠自己。一方面,它们努力提升石油业务之外其他盈利性项目的比例。

一季度,表现尚可的雪佛龙和道达尔就受益于LNG(液化天然气)项目的早早布局,不仅通过替代减少了沉重的石油业务成本负担,也使得资产得以相对保值,成为五大国际石油巨头中资产减值最少的两个油气企业。

此外,道达尔致力于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实现盈利增长,预计到2020年底投资接近20亿美元,全年净投资在140亿美元左右。

BP也立下了减少油气资产与精进数字化的目标。2020年,BP预计出售50亿美元的全球油气资产,并更多地投资低碳企业,为2050年实现 “零碳排放”目标做好准备。

另一方面,包括壳牌、埃克森美孚等巨头在增投更有优势的油气类资产,等待下一轮石油周期的到来。

今年下半年以来,“两桶油”优化勘探方案,在华北平原、塔里木等地的风险勘探和集中勘探取得了重要发现和进展,开辟了油气勘探新领域。

此外,全球油气行业的并购并没有减缓。7月下旬,雪佛龙以1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独立油气生产商诺贝尔能源,随后,7-11便利店母公司又以2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马拉松石油便利店业务。

“股神”巴菲特也再次跨界,以9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道明尼能源公司的天然气资产。

今年上半年是油气行业的“至暗时刻”,但业内认为,5年内情况有望得到逆转。

“油气行业正在‘周期性洗牌’,而不是‘大衰退’。”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建中表示,今年以来的这一轮低油价是2014年低油价的延续,即便没有新冠肺炎疫情,石油市场也可能会进入供需关系调整期,只是疫情突然加速了这一进程。

“2025年前后,全球很可能出现油气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。”吕建中表示,现阶段的行业低迷是因为正处于大周期循环的萧条期,产油国和各大石油公司的再投入能力下降,使得全球油气领域投资削减了30%以上,产量削减了20%以上,考虑到大中型油气项目的投资周期通常需要2-3年,2025年情况将会得以改变。

原网页由中国能源转码,点击 查看原文

相关资讯